追蹤
台南市太極八卦掌協會
關於部落格
歡迎來到我們的部落格,更歡迎來到我們的教練場,一起體驗【太極拳】【八卦掌】,為健康帶來的好處。
聯絡電話: (06)2380653
  • 504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徐文兵 《養神——淺談站樁與靜坐 》

  練習靜坐,當推我國文壇巨匠郭沫若。郭沫若1914年留學日本,由於學習緊張,用腦過度,得了嚴重的神經衰弱症,徹夜不眠,整天沒精打采,多方醫治無效、1915年一次偶然機會在舊書店中購得我國明代理學家《王陽明全集》,內有靜坐一章,郭沫若便每天照本練習,兩周後便出現奇跡:整夜酣然入睡,頭昏、心悸消失,記憶力恢復正常,頑疾竟獲痊癒。

   
靜坐、站樁,一靜一動。文武之道,一張一弛,靜坐是文練,站樁是武練。

    1
,古人曰:靜坐悟道,其覺在通。”“,有個豎心,要把心豎起來,是在本底的意識層面感悟,感悟這個,感悟生命規律。,應是三方面的內容的通達。當然,三者是相容的。,可以理解為,在有形的層面。,在常態中在無形的層面,三者在生命活動中,是個混化的整體。

   
《六祖壇經》中的開篇講到,大師(指六祖)不語,自淨心神,良久乃言。其實這是個收攝心神的過程,進入定和靜的狀態,開始講課。我們也兩眼輕輕閉合,靜坐一會兒。······

   “
腠理宏觀上,是單個細胞簇擁在一起,形成覆蓋全身的表皮;微觀上,是表皮細胞與細胞之間細微的縫隙。《說文》中:理,治玉也。指順著玉石的自然紋路來治玉。名詞的理,就是指玉石的自然紋理,裂隙所在。在人體,就是表皮間隙紋路。

   
古人是怎麼體會到人體的毛竅腠理呢?在治學上,古人更強調反求諸己,有內求的過程。比如我們剛才,靜坐一會兒,身體端正,呼吸慢慢勻細,心神也開始安靜。這就是個調形、調息、調神的過程。李時珍在《奇經八脈考》中說:內景隧道,唯反觀者能照察之。我們的祖先是在安靜的狀態下,體會到身體的經絡和腧穴。中華文化的底子是道家的內容,在諸子百家中,都涉及到精氣神的內容,神是統帥形和氣的。在佛教中,重視的鍛煉,有的高僧功夫很高了,但他並沒有去體會

   “
是中華文化重要的特色內容。中醫學中處處都是氣的字眼,我們通過反求諸己,是可以體會到這個的,不能按我們的教材理解只是個哲學名詞。近代武學家王薌齋在傳授大成拳及站樁時講,功夫達到相當程度,自覺頂天立地,有身聳雲端,精神放大之感,身如雲端寶樹。在1991年時,我常去拜訪一個前輩,他講他的感受,練功狀態,身體無限的高大,每個毛孔,可以感受和縣城一般大(當時他住在一個縣城),把周身的毛竅腠理打開,把虛空的氣收歸自身,咵達,象門一樣,關閉了周身的毛竅,大自然的氣就歸我所有了。毛竅的開合,和大自然不斷進行能量和資訊的交換。

   
我們平常也在不斷的和自然有能量和資訊的交換,只是我們不能更清晰的感覺到。曹操的《陌上桑》中:絕人事,遊渾元,就是講在練功,排除人事的干擾,體會和宇宙虛空渾元(混元)氣的變化。《黃帝內經》中講:去世離俗,積精全神,遊行天地之間,講的也是在主動的修行,在一定境界時,遊行於天地之間,對天地之間,對宇宙日月星辰的分佈,都會有相當的認識。為什麼我們古人的天文學那麼發達?曆法,如此精確,這都是智慧開發後,對宇宙時空的把握。

   
我們今天大家在一起講課,不是講要成仙成佛,而是通過一定的鍛煉,達到一個基本的健康

   
大道至簡,靜坐和站樁一樣,擺好姿勢,把心放下,安安靜靜,就行了。叫心月孤圓,迥脫根塵。可以頓入上乘法門。但多數人做不到,需要有具體的方法,使精神集中,體會身心的變化,有一個漸進的過程。有些素質好的,的確是可以較快入門的。我有個學生,叫曹天漢,是麻六甲商會的主席,在2006年,48歲,給他講解天地人和宇宙虛空的關係,講精氣神的變化,他很快體會到了自身氣的變化,能看到氣,能看到自己周身每一個毛孔都有絲絲的氣向外冒。他的女兒頭疼,他用手給她摸摸,頭不疼了。因為他能看到氣,知道了其氣的變化,也自覺會去應用。為什麼他看到體內的氣向外冒呢?因為體內的氣有人的整體資訊,相對粗濁,能用視覺(其實是意識的感知以視覺形式接受)感受到,虛空、自然界的氣,更細膩,同時也在進入人體,在不停的交換。

   2007
11月份,我收了個學生,是個巴西小夥,24歲,叫Lucas,後來他要求起個中文名字,我用了老子《道德經》中的話,取名字叫白若穀。給他解釋虛懷若谷的意思,他很高興。總要有姓,就用了,告訴他是純粹,潔白的意思。

   
若穀是個稟賦很好的年輕人,在巴西用葡萄牙語讀了五年中醫,相當於中國本科的課程。又工作過兩年,掙到錢,就到中國進修中醫。他有朋友在中國留學,進修中醫,也瞭解很多中醫的狀況。他的朋友告訴他,要在民間老師,不一定在大學裏。他到炎黃國醫館找到我,我給他講了傳統的氣論內容,為他用劍指點印堂,當時他能體會到頭部的光亮。我的另一個學生邢輝的感受是印堂疼了一下,別的就沒有了。其實這是個體敏感的差異。他能體會到氣,能初步的入靜,感受氣在周身的運行。這是他以前所不知道的。在若穀開始準備跟我學習時,談到他想學治療癌症、愛滋病、高血壓中風,他要成為大師要多長時間。中醫的學習是個漸進的過程,他的精神可嘉,實在有不切實的想法。我告訴他,我不是大師,初窺中醫門徑,建議他先到中醫藥大學或中醫科學院去學習和體驗。那一天,他擁抱我作別,說還會來看我的。你看,他很聰明,給自己留後路。半個月後,他又回來,給我講,去了天津,因為他的朋友在天津中醫學院學過針灸。我知道天津中醫學院一附院的針灸規模在全國是最大,每天有上千人的門診量。若穀講,還是認為跟我學習更對他的理路。

   
按舊禮,若穀磕頭拜師,我為他貫頂助功,功夫雖然微末,但好歹也糊弄了20多年,總比一張白紙豐富。手按在頭部是要靜心通透,這也是個同氣相求的過程。若穀第二天給我講,他的身體裏亮了。我問你是head(頭部),還是all physical (全身),若穀答,是from head to toe(從頭到腳)。當時邢輝也在場,也給他貫頂,他的感覺只是身體有些麻。邢輝自學中醫多年,也有很深的造詣。他曾在福建某寺修習佛家禪定半年,熟悉清代醫家黃元禦學說,涉獵頗廣。他講述自己服五六十味中藥的感受,及自己治病的驗例,使我多有啟發。

   
若谷有時侍診,多在住處完成我佈置的作業。讓他為我針刺,他進針的手法倒也輕巧敏捷,但他缺乏內力,對身體的氣機影響小,其實這是初學者的通病。若穀是從站樁入手的,稟賦使他能入靜,能定住神。開始我要求一小時,一星期後,他能站到兩三個小時。有一天,他講,昨天站樁時,身體無比高大,頭頂象有一根繩子提著,心情很寧靜,眼前有一望無際綠色的草坪,象回到巴西的家中。這是體內氣機的變化,氣一動志,氣機良性的升發,可以牽動情志的變化,眼前(其實是閉著眼)的景象是虛幻的。告訴若穀,要安安靜靜,體察體內的變化,不可執著於眼前的景象。當時尚未給他講解頭頂懸,一般是站樁時,主動作意,想有一根繩子在頭頂提著,連著天際。他是自然地體會到了。

   
若谷來炎黃國醫館侍診,有時來的早,便是靜坐,旁若無人。這是一種良好的心態,能定能靜。這樣的稟賦,是很少的,眾裏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一個月後,若谷自覺大有收穫,真實的感受到體內體外的氣,對傳統中醫學,自然是綱舉目張。邢輝說,若穀眼神湛然,清澈潤澤,更有風采。

   
下面我們教兩個手印:

   
1),定印,掌心向上,一手指重疊於另一手的指掌上,兩大拇指輕輕接觸,指腹向掌心。左手在上叫降魔印,右手在上叫吉祥印,這個印,安神定志的作用明顯。拇指要似接非接,這樣氣感明顯,兩手也要輕輕相接。

   
2)無象印,兩手心向上,手指微曲,放在腿上或小腹兩側。為什麼叫無象印,兩手向天,天空是無形無象的,手也是一樣,不拘束放著,說放下,就放下,松靜自然,現在我靜坐一段時間,可以用無象印,放在大腿上。頭頂百會上領,下頦回收,舌抵在上顎,唇齒相接,兩眼輕閉。脊柱要豎直,命門微向前靠,會陰上提,小腹回收,兩腿放鬆,腳掌意想平鋪於地。好,安靜,放鬆。······

   
剛才我們都很安靜,有的同學靜下來了,有的可能開始雜念反而多了,這也是標誌著入靜的開始。象我們的教室,在很安靜時,陽光從窗外射進來,反而能觀察到空氣中一些細微的浮塵。這個時候,要練習這個。定在一個較為安靜的心境上。絕對的靜是沒有的,剛才一個同學還提到胎息,講自己以前體會到止住呼吸。即使真的這樣,心臟也還在跳動啊,還會有神經的興奮點,也不是絕對的靜。要集中精神,不怕念起,就怕覺遲。雜念來了,要有覺悟放下,不能去攀緣。當然,這有許多方法去對治,比如,當覺得雜念不好控制,也可以睜開眼睛,眼睛是慧劍,叫慧劍斬亂魔。

   
我們今天講的,強調的是松靜,放鬆身心,安安靜靜。不管周天和氣脈運行。可以傻坐靜等,見過傻子嗎?如果能傻傻的做,卻又是一種智慧,一般的健康身心足夠了。古人講,根本大道不是坐,但須從坐來入道。這個道,我們可以理解為生命規律。坐,很方便,有個小的空間就可以,今天我們是坐在椅子上,佛家、道家還有許多坐的姿勢。比如工作之餘,我們可以小坐一會兒,收攝一下心神。但要有大的作用,還是要有一定的時間,要久些,保持一個定式,身心才會有變化。我認識一個山西年輕人,他告訴我,以前他在家裏練習坐,有時是在凳子上八個小時不動。當然,他是有基礎的。我們起碼要坐到半個小時,甚至一兩個小時。我還是強調一個傻坐靜等,這樣,即使沒人指導,也是安全的,不會有偏差。

   
在靜坐中,敏感的人,有時會有幻覺,這個時候的法門是不要理他。在《金剛經》裏說以色見我,以音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見如來。即使在佛教的修行中,有聲音和形象的出現,也是不要理會的。不管是佛來,還是魔來,都不要理,要斬除。在定中,有了雜念,能及時發現,化開雜念,就是定慧雙運。


     2
,下面我們講講站樁,今天我們介紹一個無極樁,北京太極拳的門派有練習的,看似簡單,其實能入門,也是奧妙很多。兩腳併攏上,兩手自然下垂,百會上領,下頦回收,這時,腰部有意識地向後放鬆,尾閭下垂。百會向上,尾閭向下,意念中把整個脊柱抻直了,當然,要先這麼作意,不可能真的直。我們看人體的模型,腰椎的生理彎曲是向前的,通過站樁,丹田(腰腹內)的氣充足了,腰椎可以有一定的鬆動,開闊了丹田的領域,生命力自然就增強了。我們練習一段時間無極樁。······

   
看這人體的模型,我們要把人體理解為一團渾元氣,當這一團渾元氣有了滯點,開合出入不能正常進行時,就要生病了。肚臍為中心的區域,是這團渾元氣的核心,在臨床上,在肚臍的四周,中年之後,往往會有壓痛點,有或大或小的痞塊,有的如棗子大小,有的如花生大小,有的如黃豆大小,這就是病灶。越小,可能結的時間越長,越難對付。有時可以兩手的手指結合起來,點按這些痞結。會痛,又痛又快。

   
這裏我們學習一個揉腹臥功,在少林派裏易筋經中的內容,是武功內壯法之一。我們仰臥時,左手按在上腹正中,右手按在左手背,兩手沿上、左、下、右的順時針方向揉動。按力由輕到重,範圍由小到大。慢而勻,沉而溫。意注腹中,神隨手轉。

   
我們要重視以肚臍為中心的區域這團氣的變化,這團氣有了阻塞,偏向上,心肺會出問題;偏下,就是肝腎會出問題;中間就是脾胃。大致是這樣的。介紹的這個揉腹臥功,坐著時,也可以練練,都是有好處的。

   
《道德經》第五章中:天地之間,其猶橐籥乎?虛而不屈,動而愈出” “橐籥tuo yue)是古代冶煉時鼓風的器具,就是風箱。橐是鼓風器,籥是送風的管。人體也是個小橐籥,通過一呼一吸和宇宙虛空交換能量和資訊。人是精氣神的三位一體,神為主宰,從形入手,主動地運用意識,促進氣機有序的升降開合,吐故納新,何樂而不為呢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